【終身美麗】

塔尖仍舊記得這擁抱極美好

愛有千斤重重過無涯的鐵路





你那手指再笨拙再粗肌膚也被你修補

從前那一位永未能做到

是你去喚醒我努力才能被愛慕

但回頭目睹你為我好自己不好

我這幸運兒合著眼睛只得你沉重身影

如果這記憶非愛情連天都不會太高興

莫非可終生美麗才值得勾勾手指發誓

對你不止感激敬禮當你知己才是虛偽

莫非多一分秀麗才值得分享我的一切

給我自信給我地位這叫幸福不怕流逝

任他們多漂亮未及你矜貴

記憶無論再輕輕不過脈搏聲

靠你的手臂抱我人潮中暢泳

我這幸運兒幸運到一轉身找得到你來為我打氣

如果可抱起這愛情連天都會替我高興

莫非可終生美麗才值得勾勾手指發誓

對你不止感激敬禮當你知己才是虛偽

莫非多一分秀麗才值得分享我的一切

給我自信給我地位這叫幸福不怕流逝

任他們多漂亮未及你矜貴

因有自信所以美麗使我自卑都放低

在半空之中親你不管身世


【桃花不見】

煙雨斷柳素傘

夢,倦在殘橋邊

卻用淚眼相看,輕舟送遠

揮筆半箋雲山,舊日桃花不見

他用情緣祭奠,踏歌峰巔

誰說桃花人面只不堪,謝在眼底的流年漸漸

且看刀光劍影一瞬間,模糊了眉眼

瘋長的輕狂掩埋眷戀

比秋草更早荒蕪舊園

拂袖慷慨揮散了纏綿

桃花轉身間,不見

 

煙雨斷柳素傘

夢,倦在殘橋邊

待那千帆過遍,才懂悵惋

誰說桃花人面只不堪,謝在眼底的流年漸漸

且看刀光劍影一瞬間,模糊了眉眼

舊巷青磚留不住從前

孑然憑欄聽誰訴當年

一江秋水說東風太晚

桃花到彼岸,不見


【棠梨煎雪】

青鯉來時遙聞春溪聲聲碎

嗅得手植棠梨初發輕黃蕊

棠梨煎雪 曲譜

棠梨煎雪 曲譜

待小暑悄過 新梨漸垂

來邀東鄰女伴擷果緩緩歸

舊歲采得枝頭細雪

今朝飄落胭脂梨葉

輕挼[ruó]草色二三入卷

細呷春酒淡始覺甜

依舊是偏愛枕驚鴻二字入夢的時節

燭火惺忪卻可與她漫聊徹夜

早春暮春 酒暖花深

便好似一生心事只得一人來解

歲歲花藻簷下共將棠梨煎雪

自總角至你我某日輾轉天邊

天淡天青 宿雨沾襟

一年一會信箋卻只見寥寥數言

舊歲采得枝頭細雪

今朝飄落胭脂梨葉

輕挼草色二三入卷

細呷春酒淡始覺甜

依舊是偏愛枕驚鴻二字入夢的時節

燭火惺忪卻可與她漫聊徹夜

早春暮春 酒暖花深

便好似一生心事只得一人來解

歲歲花藻簷下共將棠梨煎雪

自總角至你我某日輾轉天邊

天淡天青 宿雨沾襟

一年一會信箋卻只見寥寥數言

雨中燈市欲眠 原已蕭蕭數年

似有故人輕叩 再將棠梨煎雪

能否消得

你一路而來的半生風雪

 


蟬聲陪伴著行雲流浪

回憶開始後安靜遙望遠方

荒草覆沒的古井枯塘

勻散一縷過往


晨曦驚擾了陌上新桑

風卷起庭前落花穿過回廊

濃墨追逐著情緒流淌

染我素衣白裳

 

陽光微涼 琴弦微涼 

風聲疏狂 人間倉皇

呼吸微涼 心事微涼 

流年匆忙 對錯何妨


你在塵世中輾轉了千百年

卻只讓我看你最後一眼

火光描摹容顏燃盡了時間

別留我一人 孑然一身 


凋零在夢境裏面


螢火蟲願將夏夜遺忘

如果終究要揮別這段時光

裙袂不經意沾了荷香

從此墜入塵網

 

屐齒輕踩著燭焰搖晃

所有喧囂沉默都描在畫上

從驚蟄一路走到霜降

淚水凝成詩行


燈花微涼 筆鋒微涼 

難繪虛妄 難解惆悵

夢境微涼 情節微涼 

迷離幻象 重疊憂傷


原來訣別是因為深藏眷戀

你用輪回換我枕邊月圓


我願記憶停止在枯瘦指尖

隨繁花褪色 塵埃散落 漸漸地漸漸擱淺

 

 

多年之後 我又夢到那天

畫面遙遠 恍惚細雨綿綿


如果來生太遠寄不到諾言

不如學著放下許多執念

以這斷句殘篇向歲月弔唁

老去的當年 水色天邊 有誰將悲歡收殮

 

蟬聲陪伴著行雲流浪

回憶的遠方

 


纖弱的,淤泥中妖冶,

頹廢在,季夏第三月。

最幼嫩的新葉,連凋零都不屑,

何必生離死別。


圓潤卵石間,繚繞重生的火種,

光陰只方寸,延續了枯榮。

淋漓草簷下,誰撞入窗前舊燈籠,

擦亮了,倉促的重逢。


於青萍之末,風露更婆娑,

還以為此刻,恰逢因果。

是春秋開落,或夤夜閃爍,

哪個更值得,一錯再錯。


蟄伏的,隨斷莖搖曳,

騰空在,一花一世界。

軀殼快要冷卻,華筵還剩幾夜?

思念旦暮未歇。


清淺池塘邊,重生破土的衝動,

天地正玲瓏,殯葬了飛蟲。

迢迢河漢間,有磷火墜地如彗鋒,

奢望著,能生死相擁。


於青萍之末,風露更婆娑,

還以為此刻,恰逢因果。

是春秋開落,或夤夜閃爍,

誰情願將錯就錯。


於盛夏之末,入夜仍灼熱,

又一場離合,開始淒惻。

是扇底閃躲,或雨水摧折,

哪里都值得,戀戀不捨。


转载自:星晴

You could be my unintended

Choice to live my life extended

You could be the one I'll always love

You could be the one who listens to my deepest inquisitions

You could be the one I'll always love

Muse

I'll be there as soon as I can

But I'm busy mending broken pieces of the life I had before

First there was the one who challenged

All my dreams and all my balance

She could never be as good as you

Choice to live my life extended

You should be the one I'll always love

I'll be there as soon as I can

But I'm busy mending broken pieces of the life I had before

I'll be there as soon as I can

But I'm busy mending broken pieces of the life I had before

Before you


張靚穎 - Be Here  

(電影《露水紅顏》主題曲)

詞:安九

曲:張征

Hey Dear, I'd hear your breath

In my dream, of you and me

How sweet, it is to love you

I am lost in fantasy

Hey Dear

若未忘記

讓夢 留在心底

請你 聽我說一句

我是真的愛你

I will be here, somewhere you'll stay

I will be here, now and always

也許在明天 的某個地點

我們會偶然遇見

Hey Dear

感受回憶

讓愛 留在這裡

請你 不要再放棄

我會依然等你

I will be here, somewhere you'll stay

I will be here, now and always

也許在明天 我等的地點

愛情會忽然出現

Hey Dear, I'd hear your breath

In my dream, of you and me

How sweet, it is to love you

I am lost in fantasy

I will be here, somewhere you'll stay

I will be here, now and always

I will be here, to hold for a moment

I will be here, never far away

也許在明天 我等的地點

愛情會忽然出現

愛情會忽然出現


趙薇 - 左耳

聽不清的耳語最誠懇

看不到的內心都忠貞

執著難得

總不會辜負你的單純

誰不曾一時輕狂而消沉

誰不曾無意讓別人惱恨

別怪身體

偶爾會傷害你的靈魂

很痛忍一忍

回憶留給會痛的人

愛免不了悔恨

放下質問

就懂慰問

很錯等一等

前任也曾是對的人

愛就帶傷狂奔

沒能不能

只有肯不肯

誰不曾以為看懂一個人

誰不曾面對自己想否認

和解需要誤會的折騰才算完整

很痛 忍一忍

回憶留給會痛的人

愛免不了悔恨

放下質問就懂慰問

很錯 等一等

前任也曾是對的人

愛就帶傷狂奔

青春的旅途沒有紅燈

越走越快你也成了過來人


左耳聽見 左耳聽見

左耳聽見 左耳聽見

他們都說我們的愛情不會有好的結局

而我一直沒放棄努力

他們都說左耳聽見的都是甜言蜜語

左耳的愛情遺失在風裡

當今年春天

飄起最後一場冰冷的雨

有一些故事

不得不寫下最後的痕跡

那些關於我們之間的秘密

就讓他藏進心底再也不用和別人提起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我不會離去我一直在這裡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這消失的愛情這不朽的傳奇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你沒有離去你還在這裡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你一直在這裡

守著我們的過去

他們都說我們的愛情不會有好的結局

而我一直沒放棄努力

他們都說左耳聽見的都是甜言蜜語

左耳的愛情遺失在風裡

當今年春天飄起最後一場冰冷的雨

有一些故事不得不寫下最後的痕跡

那些關於我們之間的秘密

就讓他藏進心底再也不用和別人提起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我不會離去我一直在這裡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這消失的愛情這不朽的傳奇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你沒有離去你還在這裡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你一直在這裡a…a…a…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我不會離去我一直在這裡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這消失的愛情這不朽的傳奇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你沒有離去你還在這裡

左耳聽見左耳聽見

你一直在這裡

守著我們的過去

你從不曾離去守著我們的過去

你從不曾離去守著我們的過去


十八歲的那一年 我見過一顆流星

它悄悄地對我說 在感情的世界沒有永遠

我心愛的男孩 他就陪在我身邊

輕輕吻著我的臉 說愛我永遠不會變

沒有人能告訴我 永遠啊到底有多遠

我們不再相信 地久天長的諾言

歲月將遺忘 刻進我們的手掌

眼睛望不到 流水滴不穿

過去過不去 明天不會遠

如今靜悄悄 已經過了很多年

我想起 對著流星曾經許過的心願

我心愛的男孩 他早已不在我身邊

流下眼淚前 美麗往事 猶如昨天

沒有人能告訴我 永遠啊到底有多遠

我們不再相信 地久天長的諾言

歲月將遺忘 刻進我們的手掌

眼睛望不到 流水滴不穿

過去過不去 明天不會遠

沒有人能告訴我 永遠啊到底有多遠

我們不再相信 地久天長的諾言

歲月將遺忘 刻進我們的手掌

眼睛望不到 流水滴不穿

過去過不去 明天不會遠

我該如何告訴你啊 我的愛人

我沒有忘記 十八歲的那顆流星

吻過我的臉


張碧晨 - 白芍花開

總夢見那年白芍花開

我們牽著手走在白色花海

那時天空那麼藍

時間那麼慢

記憶中的味道那麼甜

再次夢見那片白色海洋

仿佛一切停止在那瞬間

刻著你我的青春

白色的約定

我不願醒過來

這是最美麗的永遠

轉眼多年青澀漸遠

一切恍如昨天

轉過身去依然清晰的笑臉

就像那白色的約定

純潔而美麗

牽掛著彼此之間

不變的誓言

再次相遇白色花海

擁抱純潔的愛

淡淡的綻放在初戀的地點

思念落在純淨之源

不變的誓言

再次回頭發現

身後的人是你

再次夢見那片白色海洋

仿佛一切停止在那瞬間

刻著你我的青春

白色的約定

我不願醒過來

這是最美麗的永遠

轉眼多年青澀漸遠

一切恍如昨天

轉過身去依然清晰的笑臉

就像那白色的約定

純潔而美麗

牽掛著彼此之間

不變的誓言

再次相遇白色花海

擁抱純潔的愛

淡淡的綻放在初戀的地點

思念落在純淨之源

不變的誓言

再次回頭發現

身後的人是你

再次回頭發現

身後的人是你


Only you只有你

I wanna be in love with you.只想与你相爱

I don't wanna get over you.不想失去你

I want you here.只想你在我身边

Mhmm~Mhmm~Mhmm~Mhmm~

Me and you,我和你

Maybe I'm no good for you.可能我不那么优秀

Alter strain the line from you.才变着法躲开你

Can't you see?你还感觉不到吗

Mhmm~Mhmm~Mhmm~Mhmm~

Summer is coming to a close.夏天正要悄悄离去

Dreaming's over once again.梦也随之再次醒来

It's still quiet in this town.小城还是如此恬静

I know where things to end.我知道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And I……而我...

I'm not to see you.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Woo……

Woo……

Woo……

Think again左思右想

Woo……

Only you,只有你

I wanna make pround of you.我想让你有自豪感

Is that how I get over you?这难道是我失去你的原因

Set you free.让你离开了我

Mhmm~Mhmm~Mhmm~Mhmm~

Broke into心已破碎

moving onto to past choosing you.回到过去我还是会选择你

I know I'll smile on you.我知道我应该对你微微一笑

Clear on me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Mhmm~Mhmm~Mhmm~Mhmm~

Summer is coming to a close.夏天正要悄悄离去

Dreaming's over once again.梦也随之再次醒来

It's still quiet in this town.小城还是如此恬静

I know where things to end.我知道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And I……而我

I'm not to see you.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Woo……

Woo……

Woo……

Think again.左思右想

Woo……

I know that I'm losing you.我知道我失去了你

I know that I'm losing you.我知道我再也无法与你相遇

Think again.再次回想

But I don't wanna get over you.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HaHaHa……

HaHaHa……

HaHaHa……


不去想青銅門後的終極 

業火灼燒每一次的記憶

那一本泛黃的古老筆記

留不住時間的過往沉寂

說不清每一次宿命流離 

尋找著每一次記憶的你

從七星魯王宮一路走來

胸膛溫熱化解每次危機

枯骨堆了這一路風沙 

筆墨寫下這一紙沙啞

十年之約那咫尺天涯

要用多少鮮血去刻畫

青絲開始爬滿了銀華

終章摧毀了多少繁花

這一路走來畫骨成沙

只為了相見這一刹那

這故事開始真真假假 

每個人猜忌錯綜複雜

背後誰笑容藏滿狡詐

這命理又怎麼去刻畫

回憶中斷點這黑夜的鴉

用生命為你譜個童話

這天真可會一直留下

不想這血腥沾染你發

這一路機關重重的軌跡 

那一塊沉重不堪的鬼璽

這一世可能尋回那記憶

即使再見已是風華沉寂

那是誰望眼欲穿的期待 

十年前天空突然的陰霾

我終於頹圮離開這終極

萬般無言只想擁你入懷

枯骨堆了這一路風沙 

筆墨寫下這一紙沙啞

十年之約那咫尺天涯

要用多少鮮血去刻畫

青絲開始爬滿了銀華

終章摧毀多少了繁花

這一路走來畫骨成沙

只為了相見這一刹那

時間刻畫哪一生蒹葭

日暮歸途肩並肩回家

哪怕再一次枯骨白髮

再也不願鬆開這牽掛

誰逃得過命運的牽扯

誰的命理誰又能掌握

即使宿命再分割如何

牽著你的手不管對錯


盜墓筆記·後背

——【盜墓筆記】鐵三角印象曲

幽暗蠶食著光輝

呼吸沖散了凝固的腐朽氣味

擦肩而過的鬼魅

化作刀鋒上暗紅色污穢

青銅構築起堅固壁壘

用白骨點綴

猜不透這真相的曖昧

終極裡操縱一切的是誰

背靠背沖出重圍即使已傷痕累累

相互扶持就可以不那麼狼狽

兄弟之情從來不需要立下豐碑

卻堅固到連死亡都無法摧毀

面容在鏡中破碎白髮侵染出頹廢

依舊可以毫無顧忌交付後背

彼此眼中的信任不曾摻雜半分虛偽

情誼在不知不覺之間深入骨髓

這場戲中所有人都同罪

別自我安慰

被模糊的是是非非

又有誰真正做到問心無愧

不去想是錯是對豁出性命也無悔

深淵上伸出的手讓你不再下墜

分不清滴落下的是血還是汗水

只知道感動比疼痛更加尖銳

業火點燃了疲憊寂靜冰封了崩潰

生死與共的兄弟還談什麼累贅

就算眼前的道路只剩下一片漆黑

背上的溫度訴說著絕不能後退

宿命一次次脫軌誰也看不到結尾

多年後會不會面對一把骨灰

到那一刻也許並不會留下眼淚

只是從此再無可以依靠的後背


花間舊事 

盜墓筆記 解雨臣

不見琳琅十八春

如錦繡風吹盡枝頭不老綿

看遍惆悵奈何天

重描初妝 鳴鑼響

滿座衣冠 粉墨登場

披流光 倚斷牆

只一闕鏗鏘

歲月長 不過是悲歡一腔

憑誰解語 少年游

黃粱夢舊 隔世溫柔

舊詞又添新愁

誰一言封喉

甘願用 一世換一刻不朽

這歸途 或是陌路

我以命相護

又何妨一世孤獨

深淵步步

若繁華落幕

再隨我唱一齣

哪怕結局太倉促

夜雨逐輕紅 碧血酬前塵

寸心一株清明雪 折予贈君寄來生

錦衣盛妝 重開場

聽誰遊園 一夢荒唐

再一段 老戲腔

幾人不思量

誰年少 敢笑說我自輕狂

紅塵幾番 水袖長 

驚夢半晌 春衫彷徨

舊曲又試新腔

誰憑欄獨望

卻不見 故人唱一折霓裳

這一場賭 不敢輸

勝敗皆是相負

便讓我獨自背負

生死孤注

若早知命數

早已註定殊途

拜請君 將我葬入故土

等回憶重溫又涼

還似舊模樣

依稀他當年無雙

不如相忘

再一曲終章

看過往 盡泛黃

待散場 無人解紅妝 

春衫落花兩不驚,

千紅成燼,一夢方醒。


扇沉三指隱現一弧輕揚

明眸轉百怨踽踽地縛不歸鄉

袖牽五鬼邀把萬葉同唱

玉管豎紅櫻繚繞那須墜星芒

只一拋從此路千尋縱掃晴也不忍望

笑言靈真真假假成顛倒滿城擦身魈與魎

是夜印結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蛇腹切裂伊勢宮內巫裳

風信子不語語出禁咒鎖心舉火燎天亂十方

是夜舌動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桔梗花開平安京下細壤

白衣如夕顏等不及晨曦朝露才惹俗世紛紛話陰陽

扇沉三指隱現一弧輕揚 

明眸轉百怨踽踽地縛不歸鄉

袖牽五鬼邀把萬葉同唱

玉管豎紅櫻繚繞那須墜星芒

折戾橋水漫石中神沒去三千業與妄

醉一臥舞榭歌台作彼岸留待夢貘噬盡倀

是夜印結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蛇腹切裂伊勢宮內巫裳

風信子不語語出禁咒鎖心舉火燎天亂十方

是夜舌動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桔梗花開平安京下細壤

白衣如夕顏等不及晨曦朝露才惹俗世紛紛話陰陽


是誰的身軀 墜落水天之間

波痕淹沒高懸的明月

緊閉的雙眼 囚困記憶的畫面

沉入往生的花澗

螢火渺渺 漂蕩著輕撫指尖

一觸即逝 消散在水痕裡面

忘川難釋 如冰似雪凍結

誰道是 我心匪石 不可轉也

縱然百年 命數無人問津

為何終焉 卻要想起一切

血肉凍結 時間凍結 心緒凍結

化身為劍

三世鏡前 因緣頃刻重寫

面具碎裂 去留是否一時錯念

記憶沉澱 思緒沉澱 生靈沉澱

化石為堅

今世今生 為護一人 化作劍刃

落花歸塵 碧海潮生

願化成石 望月餘生

守護最後的堅韌

縱然百年 命數無人問津

為何終焉 卻要想起一切

血肉凍結 時間凍結 心緒凍結

化身為劍

三世鏡前 因緣頃刻重寫

面具碎裂 去留是否一時錯念

記憶沉澱 思緒沉澱 生靈沉澱

化石為堅


劉珂矣- 芙蓉雨

作詞:劉珂矣、百慕三石 

作曲:劉珂矣、百慕三石 

編曲:百慕三石

琵琶:王婧

錄音:鮑銳百慕三石 

 

藕花香染簷牙

惹那詩人縱步隨她

佩聲微琴聲兒退

斗膽了一池眉葉丹砂

畫船開心隨他

誰不作美偏起風沙

倚蓬窗月色輕晃

偶聞得漁翁一席話

試問多一份情又怎地

站在別人的雨季

淋濕自己空彈一齣戲

空望他功成名就又怎地

豆腐換成金羽衣

豈不知你已在畫裡

 

畫船開心隨他

誰不作美偏起風沙

倚蓬窗月色輕晃

偶聞得漁翁一席話

試問多一份情又怎地

站在別人的雨季

淋濕自己空彈一齣戲

空望他功成名就又怎地

豆腐換成金羽衣

豈不知你已在畫裡

多一份情又怎地

站在別人的雨季

淋濕自己空彈一齣戲

空望他功成名就又怎地

豆腐換成金羽衣

豈不知你已在畫裡

這一搭蓮蓬子落地幾回迷



猶記得她那年很瘦

還記得門前細水流

紅酥的手

濃郁的酒

我走過胡同看梨花秋

這歲月剝落遍地流

十年空等斑白了頭

北燕南飛

雪花殘嗅

月影下人比黃花瘦

梨花胡同曲散人走

說書的先生沒了聽眾

有一位姑娘眉清目秀

笑語嫣然說她能夠懂

梨花胡同已人去樓空

說書先生他沒有觀眾

有一位姑娘十七八九

拂袖而坐輕輕開口

離落的太溫柔

猶記得她那年很瘦

還記得門前細水流

紅酥的手

濃郁的酒

我走過胡同看梨花秋

這歲月剝落遍地流

十年空等斑白了頭

北燕南飛

雪花殘嗅

月影下人比黃花瘦

梨花胡同曲散人走

說書的先生沒了聽眾

有一位姑娘眉清目秀

笑語嫣然說她能夠懂

梨花胡同已人去樓空

說書先生他沒有觀眾

有一位姑娘十七八九

拂袖而坐輕輕開口

離落的太溫柔

梨花胡同曲散人走

說書的先生沒了聽眾

有一位姑娘眉清目秀

笑語嫣然說她能夠懂

梨花胡同已人去樓空

說書先生他沒有觀眾

有一位姑娘十七八九

拂袖而坐輕輕開口

離落的太溫柔


董貞  情花

殘夜的燭火搖曳

屋簷被寂寞遮掩

少了你整個世界無聲的黑

所以不顧一切執著的守候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

江湖壯志為你而停留

刀光劍影冷的風

不願讓你看到傷痛

菱花飄香的時候菱雪的純白溫柔

情如烈酒步步溫腸

多麼美麗情花的傷痛

遇見了你的以後

愛不需要理由

殘夜的燭火搖曳

屋簷被寂寞遮掩

少了你整個世界無聲的黑

所以不顧一切執著的守候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

江湖壯志為你而停留

刀光劍影冷的風

不願讓你看到傷痛

菱花飄香的時候菱雪的純白溫柔

情如烈酒步步溫腸

多麼美麗情花的傷痛

遇見了你的以後

愛不需要理由

刀光劍影冷的風

不願讓你看到傷痛

菱花飄香的時候菱雪的純白溫柔

情如烈酒步步溫腸

多麼美麗情花的傷痛

遇見了你的以後

愛不需要理由



想说却还没说的

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

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

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

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

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我没有刻意隐藏

也无意让你感伤

多少次我们不醉不欢

咒骂人生太短

唏嘘相见恨晚

让女人把妆哭花了也不管

遗憾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已经老了

尽力却还不明白

身边的年轻人

给自己随便找个理由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到誓死方休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芦笛调


鸦青


玉京 白雪鋪滿地

聞戰塘報歇蘆笛

將軍式微夷略地 猶戰七夕

終不敵 敗鎩羽

金線繡 鮫綃上有鳳凰泣

刺眼嫁衣 應學昭君去

不是紅顏誤卻誤紅顏期許

來不急 問風寒說半句

出塞旅 辜負彼此心意

長相惜 長相離

漠上頻傳南國曲

唱遍三千里相驛

回望處有盡天地 青山孑立

憑歌聲 情迢遞

春又及 水岸都搖蒹葭淒

潺潺清碧照影念眉宇

不是紅顏誤卻誤紅顏期許

來不急 問風寒說半句

出塞旅 辜負彼此心意

長相惜 長相離

他說願折薄壽換重來契機

縱十年 莫卸甲長戍敵

算如今 舊年詞還能記

長相思 長相憶

到老死 未肯息 

 





转载自:Chessy L

芷薇

鳳蝶細吻坛緣花

© 洛桑尔静|Powered by LOFTER